不卑不亢

2017-08-01   浏览:2769

中国有个古训: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《礼记·大学》还阐释了修身的几步曲: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,大约指的是研究万物、获得知识、诚实笃意、端正思想。重头戏落在“修身”,否则就不能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了。

显然绝大多数人是止于“修身、齐家”而并不需要“治国、平天下”的。但是,如果没有绝大多数人“修身、齐家”哪有“治国、平天下”的民众条件和社会基础呢?所以“修身、齐家”也是为了“治国、平天下”出工出力呀!比如解放战争时期,解放区的群众基础好,就有利于解放军打胜仗。据悉解放军初入东北时,老百姓吓得乱跑;而国军入城,群众夹道欢迎;怎么打胜仗?只有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、发动群众,才能打败蒋军“治国、平天下”。

无疑,极少数“治国、平天下”的人必须“修身”绝佳。但是“修身”绝佳可不一定就能“治国、平天下”。据悉希特勒就曾为人温和且笑容迷人,也曾是极富艺术灵感的出色画家,还曾是机智、坚韧、不怕死在炮弹坑和死人堆里奔波的通信兵,更具大师级广告和营销策划禀赋,他最早提出“人民汽车”的概念(后因其恶名改称“大众汽车”),他最早设想高速公路网,等等;其“修身”不可谓不出众吧?可惜天才与疯子只一步之遥!历史的错构给了这个疯子“治国、平天下”的机会、结果孽生出了个恶贯满盈的战争屠夫!

所以,“处江湖之远”为“国”为“天下”而“修身”是必须的,但是“修身”与“治国、平天下”而“居庙堂之高”却无必然的逻辑关联!倘谓之“穷则独善其身”或有必要,然谓之“达则兼济天下”就务必要慎之又慎了。

所谓“修身”无非修德、修才。德才相生相成,德生于才、所谓“格物、致知”,才成于德、所谓“诚意、正心”。德才由具体历史背景决定、以特定思想理论衡量、没有统一标准。何为“格物”?“格”是研究万物的框架和根据,即在特定理论框架中根据特定时代条件研究万物。由此决定“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世界观、方法论以及人生观、价值观等等。

倘若“修身”修到极致了怎么办?曾经有个“马斯洛人生需求”的宝塔式模型,从底层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向上垒出社会需求、尊重需求,人群数量是越来越少,直到最高层极少数人可以达到的巅峰曰自我实现。但是马斯洛先生没说自我实现以后的事儿。然观现实,不论是科技、文化、艺术还是财富、权势等行行状元或大佬们多半都会皈依宗教。或许他们实在无法释解“高处不胜寒”的绝顶造化,只能是“神助我也”!于是乎“灵修”便成“修身”之后的唯一自慰了。

绝大多数中低需求的人们远远不及“灵修”资格,却有一种“修身”的目标曰“不卑不亢”。对神不卑、对鬼不亢,对上不卑、对下不亢,对富不卑、对贫不亢,对强不卑、对弱不亢……若乎“说大人则藐之,勿视其巍巍然”?若乎“悲悯世上不幸、同情人间不平”?曰“直面惨淡的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”!

有位相声界老前辈教导他徒儿说:当别人都把你当个人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真地把自己当成个人了;当别人不把你当人的时候,你一定要把自己当成个人!

(润华供稿)